上海一两室两厅居住22人(群租乱象)

  上海一两室两厅居住22人,让上海的群租乱象再度拉上热搜。无独有偶,6月初也有媒体报道《上海一群租房,住30人!一半感染新冠》,群租仿佛也成了上海疫情“清零”路上的绊脚石。

  和上海一样,对国内一些现代化程度较高的城市来说,群租这件事情就像是阴暗角落的“蟑螂”。发现1个的时候其实可能有100个了,但是杀一却永远不可能儆百。“也想住单间,但房租太贵”是群租客共同的心声。这些人来到上海这样的大城市,文化程度不高,收入也微薄,大多在服务业、工业的基层打拼,不是所有人都能赚到钱,而赚到钱的也没几个敢花在高昂的房租里,毕竟一个单间的房租可能要比他们的收入都要高。可一旦这些人接受了群租,就是恶性循环,很难走出这个“怪圈”。

  多年来,上海一直在严厉打击群租,只不过收效甚微。一方面二房东太多,大房东租出去之后不愿去管用处,只要收钱少点麻烦就好;另一方面小区居委或者物业也都不想找麻烦,抓一个群租简单,但是背后可能惹出更多的是非,只要太太平平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而对城管部门来说,只要接受举报就会出动,问题是除非影响到自己,谁愿意做这个“冲头”呢?

  真正让群租再次引起关注,是因为今年上半年的上海疫情。在楼组长加群统计,每天上传“抗原”结果的时候,我才发现原来群租的乱象不仅是媒体上出现,其实那些群租客就在身边。我住的这栋楼有一户建筑面积72平方的房间里,居然生活了16个人!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分房住宿的,但在分物资的时候4人一份,他们这一户就拿到了4份。而其他一些平时看起来就颇为“古怪”的邻居,原来多多少少也有群租的现象,或五六人在一室户,或七八人挤两室户……平时生活在上海的普通居民区里,只要走出家门便能活得“体面”,又有谁知道他们是群租客呢?

  作为业主,我对这群租客是又同情又苦恼啊!同情他们收入低,没办法一下子在上海立足。苦恼是因为群租现象真的乱,素质程度也真的差。拉电偷电这种违法现象就不谈了,是由执法部门管理的,而在同一栋楼生活的人来说,很多群租客是不存在基本的文明和礼貌的。高空抛物,垃圾乱扔,电瓶车上电梯,纵容小孩随地大小便……光是其中一条就让人火上心头,更别说这些都是在群租客中发生的“家常便饭”一般的“小事”了。

  特别是今年四五月份的时候,发生了很多事情,因为疫情邻里关系好不好我不知道,但群租客们互相吵闹却数不胜数。疫情期间,足不出户,楼栋群里吵得热火朝天的都是租客。碰到问题了,一个抵赖,一个质问,最后还是被第三方租客做“和事老”拉好,一场闹剧,一天三场。最后发物资,拿抗原这种重要的事情都被吵架刷屏刷掉了,也是能吵。

  生活在上海,经历过上海疫情还愿意留下的外乡人,我觉得都算是对这个城市有感情的人。如果爱这个城市,就要学会融入城市,提高自己的文明素质。如果不爱,只是来赚钱的,生活上继续“我行我素”的,那其实全中国有很多的城市可以选择,上海给到的条件其他大城市也能给到。

  回到群租乱象的换题,我觉得本质也不仅仅是租客本身的原因,物业、居委、房东、城管都应该有责任带头去整治。而且要改善不仅仅是“赶”这么简单粗暴,应该和治洪水一样,需要“疏大于堵”。如果有足够的公租房、廉租房、员工宿舍,又有多少人愿意去合租呢?
版权声明:本文《上海一两室两厅居住22人(群租乱象)》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或者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联系我们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吗?

已有人觉得有帮助!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