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体蜈蚣什么意思(恐怖片人体蜈蚣)

  十多年前的九月,一部名为《人体蜈蚣》的小成本恐怖片,陆续登陆英国、比利时、荷兰、德国等地电影院线,所到之处无不激起剧烈反响。既有人斥其低级趣味、下流恶俗;也有人赞它奇思妙想、天马行空。但无论如何,《人体蜈蚣》作为一个固定概念,十年来早已深入人心,直至今日依然不时会被提起,仅从这点来说,也足以证明其巨大的文化影响力。

  日前,影片导演汤姆·希克斯(Tom  Six)与饰演女主角琳赛的艾什琳恩·叶尼(Ashlynn  Yennie)接受了英国《卫报》采访,畅谈十多年前拍摄这部影片时的点点滴滴。

  汤姆·希克斯:能让大家展开激烈讨论的电影才是好电影

  起初,只是源于一个笑话。

  我看到电视新闻里的报道,有个恋童癖的家伙,被捕入狱,但刑期其实判得很短,根本不需要在监狱里蹲太久。我心说,与其这样惩罚,还不如把他的嘴巴给缝在哪个卡车司机的肛门上来的更顶事呢。不知什么原因,这个念头就一直徘徊在我脑海里,挥之不去。我找到了前女友,让她手脚着地趴着不动,我给她拍了一张照片,再经过PS处理,这就有了人体蜈蚣的初代原型。单就是这么一张照片,一部标准恐怖片的各种元素,就都已经是现成的了:无法开口说话的恐惧,对于幽闭空间的恐惧,被人改造了自己身体的恐惧,还有被迫要吞噬别人排泄物的恐惧。

  在导演汤姆·希克斯看来,《人体蜈蚣》具有一部标准恐怖片的各种元素。

  我们在纽约组织了演员试镜,来了不少人,都很年轻。我给他们看了人体蜈蚣的设计稿,把大致的构思跟他们讲了一下。当场就走掉大约七成应征者。最终选到的两位主演,艾什琳恩·叶尼和阿什丽·C·威廉姆斯(AshleyCWilliams),她们真是勇者中的勇者。毫无疑问,她们一定都觉得我是个彻彻底底的神经病,但即便如此,两人还是义无反顾地一同踏上了这趟狂野之旅。

  我这部电影挑选演员的标准,看的是他们是否懂得用眼神来表演,来传递恐惧的情绪。我们让三位演员穿上很短的小短裤,再在屁股上固定上一个小小的乳胶把手,然后用嘴巴咬住。就这样,再加上脸上的化妆特效,看着就像是后面人的嘴巴和前面人的屁股连在一起了。这对演员来说是很大的挑战,演起来很费体力,所以我们还专门请了一位按摩师来服务他们。整个拍摄期间,大家其乐融融,欢声笑语不绝于耳,其中自然也包括不少拿放屁来做梗的笑话。

  《人体蜈蚣》是2009年八月在伦敦恐怖片电影节上全球首映的,之后又去了世界各地不少影展,有不少地方的观众,反应都很明显,甚至有人几乎要当场呕吐起来。倒是西班牙的观众最淡定,电影院内经常笑声不断。这就对了,因为在我看来,与其说它是一部恐怖片,《人体蜈蚣》其实更像是一部黑色喜剧。

  2010年五月,影片开始在美国部分地区上映。八月在英国部分城市公开上映,之后逐步进入欧洲多地的普通影院。总之,《人体蜈蚣》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影响力。影评界对它的评价倒是两极分化,当时还健在的美国影评人罗杰·伊伯特给《人体蜈蚣》打了0分。但在我看来,能让大家展开激烈讨论的电影,才是好电影。

  艾什琳恩·叶尼:这些年来,我与很多角色擦肩而过

  当时我从电影学院毕业已经差不多有一年了,成天东奔西走,就想着要找机会演戏,所以我不介意冒险。《人体蜈蚣》,光是听片名就觉得好神秘,好特别了。试镜的时候,汤姆给我看了一张照片,上面是人体蜈蚣的基本构思。说实话,我惊呆了,但表面上还是故作镇定,没有露怯。

  他让我选,想演中间那个成功逃出去的姑娘,就是琳赛,还是排后面的那个死了的姑娘。我想要挑战一下自己,选了前者。为了拍摄这部电影,我由美国去了欧洲,当时其实汤姆都还没完成完整的剧本,所以对我来说那真是一次冒险。

  艾什琳恩·叶尼在片中饰演女主角琳赛,其后还出演了续集。

  开拍之后,我最大的发现就是,一切看上去都是如此逼真,以至于我和另一位女演员曾一度怀疑,导演会不会是要假戏真做,真把我们变成人体蜈蚣。好在这终究只是一部电影,我们的可怕念头,很快就打消了。

  这些年来,我被问到关于《人体蜈蚣》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,拍摄过程中,我们究竟有没有吃过别人的屁?答案是没有!首先我们几个彼此都很尊重对方,其次嘴巴和屁股之间,实际上都隔着好几层衣物呢。至于影片中人物“释放”自我的关键戏,拍摄时也是一条就过了,而且只拍摄了十秒钟。对于这一点,我要感谢导演,毕竟,究竟要拍几遍才过,拍多久才喊cut,那都是由他来决定的。

  艾什琳恩·叶尼表示,演员彼此都很尊重对方,实际拍摄中,嘴巴和屁股之间隔着好几层衣物。

  相比这个,最大的难处,其实还是体力上的挑战。想象一下,被连成人体蜈蚣那样来回爬行,甚至还有一场戏是要我们爬楼梯,那对于我们身体的挑战,可想而知。另外就是我们脸上做的特效化妆了,拍戏间隙也没法拿下来,这让吃东西变得十分困难。

  我没和家里人说实话,一开始,我没敢把故事情节如实告诉他们。等到他们自己看过电影,全都吓傻了——尤其是我父亲,看着自己亲闺女变成那种样子,确实很难接受。过了好几年之后,他才终于原谅了我。我参加了影片首映式,观众不时爆发出哄堂大笑,起初我觉得很气愤,我心说:“你们知道我们几个演的有多辛苦吗?”但转念一想,这电影本身就是一部荒诞派作品,能激起大家的笑声,那才说明它成功了。

  你要问我这部电影究竟低不低俗,恶心不恶心,我的答案就是,这要由观众来说。说到底,我是这部戏的演员,我必须要尽自己本分,尽可能演的逼真,让观众可以有机会触景生情。在我看来,我饰演的这个角色,不输给影史任何一位恐怖片女主角。她也靠着自己的坚强毅力,活到了最后。平心而论,我觉得自己演得很不错,但是好莱坞的人并不这么想——呃,那是《人体蜈蚣》里排中间的那个姑娘啊,算了吧,没人会想用她的,那电影太低俗太剑走偏锋了。所以,这些年来,我与很多角色擦肩而过。时至今日,这种看法依然存在,我的事业发展依旧受到《人体蜈蚣》的影响,也很难说这究竟算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。当然,就我个人生活而言,《人体蜈蚣》给我带来的改变,绝对是积极的。通过这部电影,我遇到了现在的丈夫。
版权声明:本文《人体蜈蚣什么意思(恐怖片人体蜈蚣)》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或者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联系我们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吗?

已有人觉得有帮助!

相关推荐